赵旭东教授受台湾研究中心邀请做客文典大讲堂
日期:2016-06-14

本网讯(新闻撰稿人张玉)2016年4月18日(周一)下午2:00,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赵旭东受台湾研究中心邀请做客“文典大讲堂”,于磬苑校区办公楼B204报告厅为安徽大学师生带来题为《费孝通的在场与缺席》的学术报告。安徽大学台湾研究中心主任郭志远教授主持报告会。

 

赵旭东教授首先通过对一组具有辩证意义的词:在场与缺席进行解释来展开讲座。他指出所谓在场,即是活着,一方面是代表人活着,另一方面代表着其思想活着,并不断地影响别人。所谓缺场,并不是指人死了,而是指其不在。接着,他结合自己的作品《文化的表达》、《反思本土文化建构》、《本土异域问》等论述了一部分自己的研究内容,包括西方文化如何本土化以及认为中国文化并不仅仅是局限于中国这个疆域范围之内,它是种游离的状态。

报告中,赵旭东教授主要按照系谱学的方法对费孝通先生的一生进行梳理。他从1999年到2009年费孝通的时代与作品生产谈起,认为费孝通的一百年也是中国学术的一百年,更是中国社会变迁的一百年。同时,他指出从变迁到巨变的过程中,乡村的转变最为剧烈。他将费孝通的一生分为五个阶段进行论述,即三十年代的学习时代、四十年代的创造年代、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从压抑到迸发的时期、九十年代从志在富民到文化自觉的时期、二十一世纪从文化自觉到美美与共的时期。针对学习的时代,他介绍了费先生的两部作品《花篮要社会组织》 和《江村经济》,并且讲述了作品创作过程的背景和一些插曲;针对创造的年代,他罗列了费先生的部分经典作品,并对《乡土中国》进行了详细地解读,包括为什么说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问题、对传统中国社会的再思考、乡土中国的基本特征以及差序格局与中国社会关系模式等内容;针对从压抑到迸发这个时期,他对费先生创作《知识分子的早春二月》、《迈向人民的人类学》、《我看人看我》、《小城镇,大问题》以及《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时代背景进行了较为详细地讲述。同时,他抛出了一个人类学的基本问题“一”还是“多”?针对从志在富民到文化自觉这个时期,他详细论述了文化自觉以及与其相关的中和位育、和而不同两个概念;针对从文化自觉到美美与共这个时期,他简单介绍了费先生的一些作品。在最后,他谈到了研究者的责任与努力,并例举了个人所承担的责任与作出的努力。

报告会上,赵旭东教授与在场师生进行了互动交流,认真回答了每一位提问者的问题,表达了对有关社会治理、人类学田野调查方法、文学作品乡土性以及费先生五十年代检讨书的真实性等方面的看法。

    赵旭东,1965年生,1998年获得北京大学博士学位,师从费孝通教授。先后任教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1998年—2005年)、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2005年—2011年)。2002年到2004年之间,先后在英国伦敦经济学院(LSE)以及荷兰莱顿大学从事访问研究。曾兼任《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常务副主编、执行主编(2007—2011年)。2010年度教育部“新世纪人才”。中国社会学会理事,北京市社会心理学会常务理事。现为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兼职教授,重庆文理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客座教授。

其主要研究兴趣包括:(1)乡村社会结构与纠纷解决过程的法律人类学研究;(2)中国意识与现代中国观念的成长;(3)民族地区习惯法的社会、生态与文化机制的比较研究等。先后发表中英文论文百余篇,代表性著作为《权力与公正——乡土社会的纠纷解决与权威多元》(2003)、《否定的逻辑——反思中国乡村社会研究》(2008)、《文化的表达——人类学的视野》(2009)、《法律与文化——法律人类学研究与中国经验》(2011)以及《本土异域间——人类学研究中的自我、文化与他者》等,代表性论文有《乡村成为问题与成为问题的中国乡村研究》(《中国社会科学》2008年第3期)、《超越社会学既有传统——对费孝通晚年社会学方法论思考的再思考》(《中国社会科学》2010年第6期)等。


安徽大学台湾研究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肥西路3号教学主楼东307室
技术支持:安徽辰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