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客家运动
日期:2015-10-16

台湾客家运动是指客家精英有感于客家人在台湾社会中的弱势,发动的一场以抢救与复兴客家语言文化为主要诉求,意欲藉此激发客家族群意识觉醒,争取客家政治与经济权益的社会运动。这场运动发轫于1987年《客家风云》杂志的创刊,历经“还我母语”大游行,组建“台湾客家公共事务协会”,开展客家文化巡回讲演,筹设宝岛客家广播电台”与“客家电视台”等活动。2000年后,随着台湾的政党轮替,客家运动逐渐归于沉寂。

一、运动发轫:《客家风云》与“还我母语”大游行

1987年6月的一天,台湾大学的邱荣举与林一雄、胡鸿仁、陈文和、魏廷昱、钟春兰、戴兴明、黄安沧、梁景峰等九人茶叙时,有感于客家语言文化流失严重,客家人在台湾社会中“隐而不显”,决议创办一份杂志来介绍客家文化,唤醒客家族群意识。1987年12月25日《客家风云》正式诞生。杂志名称中的“风云”两字有着深刻意涵:它一方面应和当时台湾社会风起云涌的时代气氛,另一方面表示客家人决意大声讲话,创造风云的气势。


《客家风云》在发刊词中说:“目前台湾客家人口四百万人,无疑是台湾迈向多元、开放与民主社会极其重要的一环;然而,客家人并没有获得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上应有的地位和尊严”。因此杂志要站在“客家人的人文主义”基础上,“提升客家人的族群意识”、“促进客家人的内聚力”、“团结客家人的力量”、“争取客家人的共同利益”。发刊词同时指出“最近我们深刻警觉到大家从小讲的客家话已日渐消失,几年之后将被淘汰,客家文化也将随之消失,客家人终将逐渐瓦解。我们今天若不警觉,不团结合作,努力奋斗,那么我们将愧对客家祖先,也无法对后代子孙有所交代。”《客家风云》意欲围绕着“客家族群在台湾的定位与地位”和“客家语言在台湾的地位与危机”两大主题来发挥舆论公器的作用,而就杂志的内容以及杂志社举办的各种社会活动来看也确实如此。例如,《客家风云》专门设立“文化网”栏目,以介绍客家历史文化;设立专访客家名人的“封面故事”栏目,以提升客家人的自豪感与族群意识。除了出版发行《客家风云》外,杂志社还经常利用出刊之际在台北市举办以客家为主题的夏令营,用演讲、参观、比赛等形式介绍客家人的奋斗史,客家人与台湾文学、客家古籍、客家语言等。

尽管在《客家风云》杂志的鼓吹和激励下,客家语言文化开始引起社会关注,客家人的族群意识也在一定程度上重新凝聚。然而,杂志社毕竟势单力薄,仅靠其单枪匹马难以形成足以迫使当局改变现行政策的声势。于是,《客家风云》杂志联合其他客籍人士成立“客家权益促进会”,并借着1988年11月19日杂志创办一周年与“六堆旅北同乡会”共同举办“六堆客家之夜”盛会之际宣布:为争取语言权益,“客家权益促进会”准备发动客家乡亲走上街头,举行“还我母语”大游行。1988年12月28日下午一点,来自全台各地客家团体的游行代表如期在台北市国父纪念馆前集合。这些团体包括台北市中原客家崇正会、台北市客家计程车司机联谊会、台北县板桥土城区客属会、世客三重、新庄、卢州、五股泰山联合协会、基隆市客家同乡会、台北县中原客属协会、桃园客家代表、新竹县农民代表、新竹县客家代表、新竹县客家文化研究会、苗栗县客家民俗文物推广联谊会、苗栗县头份镇长青学苑、台东县东势客家代表、彰化县客家代表、世客高雄分会、六堆客家权益促进会、台湾基督教长老会客家宣教委员会、客家学者教授团、客家风云杂志社、世界客属文教基金会、医院团体代表、客家大专青年代表、复兴客家文化团结会、台北市高雄县旅北同乡会、新竹县林姓宗亲会、高雄县客家民谣研究会、北区政治受难者基金会、中国统一联盟、夏潮联谊会、劳工运动支援会、中国先驱杂志社、台湾文化促进会、进步妇女联盟、原住民权利促进会、人间杂志、台湾史研究会、龙山联谊会、环保联盟、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等。游行队伍手举嘴巴被贴上胶布的孙中山遗像,象征同为客家人的孙中山,虽贵为国民党的创始人、中华民国的国父,但如果他今日依然健在的话,也会被他所创建的政党严格禁止在公共领域中使用自己的母语。“还我母语”大游行提出三大诉求:全面开放客家广播、电视节目;实行双语教育,建立平等的语言政策;修改广电法第二十条对方言的限制条款为保障条款。游行队伍依次来到立法院、行政院、国民党中央党部前抗议示威,并递送了请愿书。

“还我母语”大游行是客家人自台湾光复后首次作为社会运动的主体走上街头,向国民党政府发出抗议之声。虽然游行示威迫使当局开始在台湾的台视、中视、华视三家无线电视台增辟了客语新闻节目,总体而言并未达到预期的诉求目标。这是因为游行队伍是临时拼凑而成,各个团体与党派之间理念存在差异,却并没有经过精心的沟通和整合。尤为甚者,有些参与游行的人只是为了获取个人政治筹码,对游行的诉求并非真正感兴趣。“还我母语”大游行所具有的这些先天不足注定其必然会很快分崩离析,后继乏力。《客家风云》杂志社方面,原创人员因内部纷争而相继退出,加之财经拮据,面临停刊困境。不久,几个在高等院校任教的学者接手了杂志,易其名为《客家》,并将内容改变为以研究客家传统文化、民俗和历史为主。

二、理念阐发:“台湾客家公共事务协会”与“新个客家人”

如果说《客家风云》的创办是台湾客家运动的起点,那么“台湾客家公共事务协会”(简称“台湾客协”)的成立则是客家运动走向组织化和制度化的标志。“还我母语”大游行后,客家精英鉴于客家运动理念不清、队伍庞杂,难以适应当时业已形成气候的台湾“民主运动”,决定筹组一个理念清新、革新立场明确的客家组织。1990年12月1日,在客家大佬钟肇政的组织下,“台湾客家公共事务协会”正式成立。在成立大会上,钟肇政提出了“新个客家人”理念:“史册上曾经辉煌光耀的我们客族,曾几何时成了弱势的族群,或曰‘隐藏的一族’,或曰‘冷漠退缩’,讥诮诋毁,无所不至。而目睹客家语言濒临消失,客族尊严之几近溃散,能不懔懔于怀而瞿然心惊?新的客家人之出现,此其时矣!我们虽未敢以此自许,然而我们却不愿徒然陶醉于过去创造历史的万丈光芒中,更不愿自满于以往英才辈出并引领风骚。我们深信不疑者,厥为客家潜力至今犹存。在此世局诡谲、社会扰攘,新的人文景观亟待建立之际,我们愿意为寻回我们的尊严、再创我们的光辉而努力,更愿意与其他族群,不论福佬、各省抑原住民各族携手同心,为我们大家的光明未来而戮力以赴。”

“台湾客协”成立后秉承“结合国内外客家人,争取客家权益,延续客家文化、语言、推展公共事务,并与各语系族群共同为台湾前途而努力”的宗旨,开展了一系列关于客家语言文化的抢救与研究、“新个客家人”理念的阐释和散布,以及协助持相同政见者竞选公职等活动。

(一)阐扬“新个客家人”理念

为了阐释和散布“新个客家人”理念,“台湾客协”一方面在报纸开辟专栏,一方面举办客家文化讲座和下乡巡回演讲。自1991年6月26日至1993年3月28日,“台湾客协”在自由时报副刊开辟《客家人月报》专栏,由会长钟肇政执笔,几乎每月一篇,从不同角度向台湾社会阐述“新个客家人”理念。钟肇政总共写了21篇,内容包括介绍客家文化夏令营活动、赞颂客家运动精英、寄语客家青年、“客协”周年庆感言等。自1991年5月18日至1993年9月25日,“台湾客协”在客家人聚居的竹东、新埔、关西、东势、头份等地举办了15场巡回演讲。其中,前七场的题目分别是“客家电视节目的检讨与展望”、“客家人在台湾的政治前途”、“政治、经济、语言、文化座谈”、“客家人的政经展望”、“客家公共政策”、“客家人的现在与未来、现代婚姻漫谈”、“谈客家诗、桃园县古迹的探讨与地名的由来、客家山歌简介”;后八场题目都是“新个客家人”。显而易见,散布“新个客家人”理念是巡回演讲的重中之重。1993年和1994年“台湾客协”在台北市济南路的台大校友会馆连续举办两个系列的文化讲座。1993年是以“台湾客语”为主题,每两周举办一场,前后共六场,分别是“认识四县客家话”、“认识海陆客家话”、“客语古典之美”、“客家台语文学”、“客家歌谣的语言艺术”和“客家语言文化面面观”。1994年讲座的主题是“台湾族群问题”,亦举办了六场,分别是“台湾客家文化与政治对话”、“客家歌谣的传统与现代”、“台湾社会与文化”、“客家台北开拓史”、“台湾客家人的企业观”和“客家人在台湾”。

(二)协助成立客家研究社团

“台湾客协”成立之初就将鼓励和协助大专院校组建客家研究社团作为重点工作之一,希冀借此既推动客家研究,又使客家运动后继有人,免于断层。“台湾客协”特设大专客家社团组,专门负责协助各个大专院校筹建客家研究社团。最先成立的客家研究社团是台湾大学客家研究社(1991年3月),此后,清华大学、文化大学、师范大学、逢甲大学、淡江大学、政治大学等亦陆续成立客家社。客家社团的学生除了在校园内进行客家语言文化研究外,还在校外参与客家事务,如客语教学、客语广播制作、田野调查等。客家社团极大地促进了客家青年学子研究客家文化的旨趣,唤醒了他们的族群意识,为客家学研究和客家运动培养和集结了新生力量。

(三)参与政治选举活动

“台湾客协”为了使客家人摆脱“隐藏、冷漠、畏缩”,对政治漠不关心的态度,成立后便积极参与政治选举活动。1993年10月22日,“台湾客协”成立“新客家助选团”,表示只要候选人认同“加速促进台湾民主化、现代化,促进台湾各语族平等和谐、互助共荣”的原则,便不分党派与族群地无条件为他们助选。例如,针对1993年底台湾的县市长选举,“新客家助选团”于同年11月2日至8日举办了13场助选活动,其中三场还举行“客家之夜”表演活动,以壮声势。助选团助讲的候选人包括:台北市板桥市的尤清、基隆市的王拓、台中市的林俊义、台中县丰原市的杨嘉猷、宜兰县宜兰市的游锡堃、花莲县花莲市的陈永兴、台北县中和市的尤清、台北县新店市的尤清、屏东县内埔乡的苏贞昌、高雄县美浓镇的余政宪、新竹县关西镇的吴秋谷、新竹县竹北市的范振宗。接受助选的候选人以在野者为主,助讲大多采用客家话,地点则选择在各县市客家人聚居的地方。不容否认,“新客家助选团”在为候选人助选时往往也要求他们接受客协提出的政见,并承诺在当选后将其付诸实施。例如,1994年民进党立委陈水扁竞选台北市长时,“台湾客协”在助选时要求他承诺当选后:(1)设立台北市客家文化会馆与客家艺文活动中心;(2)每年举办客家文化节;(3)拨款三千万元成立台北市客家文化基金会;(4)编辑台北市客家发展史;(5)编辑出版国小客语教材;(6)捷运播音服务加播客语;(7)中正、大安、文山、信义等区公所及户政事务加播客语语音服务。结果在“台湾客协”的全力支持下,陈水扁如愿以偿地战胜了新党的赵少康,赢得了台北市长选举。当然,陈水扁就职后,为了笼络客家人确实兑现了部分承诺。

后来,“新客家助选团”为了突出宣扬“台湾客协”的理念,提出了“客家说贴”,要求接受助选的人必须采纳说贴的观点。“客家说贴”的内容包括:(1)彻底革除贪污腐败,枉法徇私之贪官污吏及特权,建立自由、民主、法治、廉能之大有为政府;(2)订定经济、社会、教育等资源合理分配之政策,制订各种民生法案,照顾全民之福利,对于弱势族群之权益尤应特别立法以保障之;(3)司法独立、军警国家化、行政中立化;(4)在台湾省政府及北、高两市政府设立客家事务委员会,负责处理客家事务;(5)立法规定国中、小学全面实施母语教学,各种母语师资之培训、教材及客语辞典之编撰应由政府负责;(6)规定北京话、闽南话、客家话及原住民话等四种方言为官方语言,于开会时任意择用,并设同步翻译;(7)广电法应增列弱势族群母语保障条款,依族群比率分配各种电子媒体频道;(8)桃、竹、苗、台中、高雄、屏东、花莲、宜兰、台东、及北、高两市应各核准至少一个客语广播电台专用频道;(9)依族群人口比率任用政务、主管人员;(10)规定车站、车厢、航站等公共场所要有客语播音;(11)编列专款择客家县份设立完备之客家文化村,于北、高两市各设一家客家文化馆;(12)国立戏剧院校应设客家戏剧系;(13)编修台湾客家族群史。

客家运动在“台湾客协”成立后逐步脱离了早先涣散、孤立的行动方式,开始以组织化的方式集结、动员,从过去的沉默、被动,转变为积极、主动。“新个客家人”理念的阐扬唤醒了客家人的族群意识,推动了客家语言文化的传习。大专院校客家研究社团的创立为客家运动培养了新生力量。“新客家助选团”的助选是客家人参与政治活动的重要表现,标志着客家人开始摆脱“隐形”状态,在台湾公共事务上正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和影响力。

三、寻求发声:“宝岛客家广播电台”与“客家电视台”

“还我母语”大游行后,台湾当局迫于压力,同时为了争取国民代表大会选举中的客家选票,制作了名为《乡亲乡情》的客语节目,由台视每个周日播出30分钟。此外,台视、中视、华视等三家无线电视台,从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午十点半起各有15分钟的客语新闻。然而,这些客语节目不仅播放时间短,而且内容脱离客家人的现实生活,根本不能满足他们要求发声的诉求。

1992年,“地下电台”如雨后春笋般地在台湾各地出现,蔚然成风。台大的梁荣茂教授乃于1994年3月27日召开的“台湾客协”第二届八次理监事联席会上提议运用现代科技,筹设为客家发声的传播媒介,以扩大运动能量,获得一致通过。同年7月31日的第二届十次理监事联席会议中,由陈贵贤就前次会议结果提出“台湾客家广播电台筹备案”加以讨论,决定择期正式成立客语专属电台。9月18日,“宝岛客家广播电台”正式在台北市罗斯福路二段91号17楼之2设立,开始试播。这是全世界第一家客语专业电台,设台的宗旨是“延续客家母语,发扬客家文化,促进族群和谐,参与台湾建设。”客语是主要的节目语言,不仅用客语介绍新知,评论时事,而且大量播放传统客家戏曲歌谣。如老山歌、山歌仔、平板、采茶戏、八音、北管大曲等。此外也用客语说书、讲专仔。电台还开放山歌的卡拉OK和教唱节目。每天在固定时段安排各种腔调的客语教学节目。

客家电台有四个特点:其一,电台自寻播音频道,因为新闻局没有批准设台许可,未分配频道;其二,电台设备和经费都是自筹,主持人皆义务劳动;其三,所有节目都是文化性和教育性,绝无商业广告;其四,以客语全天候播音。

客家电台试播后虽依规定向新闻局、交通部申请筹设许可,但一再被驳回,并被抄台。1994年12月30日,客家人集体至“立法院”请愿,抗议“新闻局”打压客家电台。请愿代表要求立法与行政部门检讨“独尊国语”的教育政策,合理分配广电资源,广电法须保障弱势族群的权益。1995年1月,再次遭“新闻局”抄台后,电台便发动群众赴“立法院”抗议“政府”藐视客家人。5月20日,电台参加“520党政军退出三台,媒体全面改造大游行。”“宝岛客家电台”的旗帜出现在游行队伍中,要求客家人有权合理地在台湾的天空用母语发声广播。旅居海外的客家精英,如刘永斌、陈国雄、朱真一等也一再组团专程返台当面向台湾当局领导人要求开放客语频道。就这样经过无数次的努力,客家电台终于在1996年初获得“新闻局”核准设台,取得使用执照,在台北市罗斯福路二段原址正式开播。

2000年,民进党总统候选人陈水扁竞选时为了争取客家人选票,承诺当选后会设置中央级的客家委员会,并催生客家电视台。2001年6月14日,行政院正式成立“客家委员会”,统筹办理全台客家相关事务,施政重点包括:客家语言复苏机制,活化客家语言;推动客家文化研究,阐扬客家文化;举办客家政策研讨会,凝聚族群共识;传承客家优技艺,扩大文化分享;规划建置客家文化园区,充实文化内涵;规划客家文化休闲产业,达成资源共享。 “客家委员会”成立后即积极着手筹备设置客家电视台。在2002年末的立法院会议上,客家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关于设置客家电视台的书面筹备报告。在这份长达36页的报告中罗列了“客家语言文化传承的危机”、“客家人口迅速消失的困境”、“设立专属电视频道的必要及效益”、“委外办理及节目制作的原则”等项说明,亦针对电视频道所要达成的目标、会内组织编制的配合、重要工作办理期程、各项配套措施、所需概算经费、频道经营方式、节目规划内容、节目主要架构及其来源等做了较为充分的说明。2003年7月1日,客家电视台正式开播,节目包括新闻、戏剧、综艺、客家民俗艺术等。这是唯一专属客家,全程使用客语发音的电视频道。客家电视台本着“行销客家族群文化之价值、呵护客家语言永续之流传、维护客家媒体近用之权益、拓展国际族群文化之交流”的历史使命,透过精心制作各种节目,让所有客家及非客家观众都能欣赏与了解客家语言文化,进而尊重和传承客家语言文化。

四、步入沉寂:台湾客家运动的现状

2000年,民进党战胜国民党,取得执政地位。随着台湾的政党轮替,客家运动逐渐归于沉寂,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客家社团与精英参加社会运动的热情开始消退,集体性的抗争活动基本消失。其二,客家杂志、台湾客协、宝岛客家广播电台与客家电视台等或因内部纷争、或因政治立场、或因经营不善而问题繁多,在推展客家语言文化、提升客家意识上的影响力日益下降。

我们认为,造成客家运动消沉的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点:其一,客家运动有强烈的民进党倾向,向来以国民党为斗争对象,国民党的下台使客家运动失去了抗争目标。其二,随着宝岛客家广播电台、客家电视台,以及各种客家研究社团的成立,客家运动抢救和复兴客家语言文化的诉求已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实现。其三,客家运动以客家精英为主要推手,运动的地点集中在都市区,严重缺乏群众基础和纵深度,致使其难以持久。其四,客家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理念分歧,内讧不断,既消耗了内部资源,又损坏了运动的形象,消弱了运动的影响力。其五,“行政院客家委员会”的设立使客家问题有了专门的处理和保障机构,集会式的街头抗争显然已失去必要性和合法性。

 

安徽大学台湾研究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肥西路3号教学主楼东307室
技术支持:安徽辰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